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五章 铁矿石贸易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20-10-27 20:44     作者:365真人游戏

  谢思鹏这次赶回德古拉摩,是希望拉沈济合作,说话也不藏着掖着,便将他这大半年来在阿克瓦接触铁矿石贸易的事情说给沈济、曹沫他们知道。

  他最初到阿克瓦,是听说那里能够开采砂金,他到阿克瓦之后也确实拿出近一百万美元,在芒巴地区投资了几座小型砂金矿场,产出相当可观,但受阿克瓦军政府当局对外国金业投资者的限制,他没有办法继续扩大砂金的开采规模。

  四月时,他在阿克瓦的洛美港遇到当初为他跟杨德山承运水泥到卡奈姆的船企老总郭宏亮,这才知道这个绰号叫乌鸦的郭宏亮,联手同村人投资的那艘散装船,从去年底国际铁矿石价格大涨之后,就接到订单,开始在阿克瓦的佩美港及新海之间跑铁矿石运输。

  长期以来,整个非洲最为主要的铁矿产区都集中在南非;而南非的铁矿石储量又仅仅占到全球具备商业开采价值的铁矿石储量的千分之六左右。

  单纯从这个数字看上去,似乎整个非洲具备商业开采价值的铁矿石储量非常有限,而具体到西非地区就更低了。

  这主要是非洲地区的铁矿石等矿藏勘探工作严重落后所导致的——西非地区最受瞩目的金矿勘探,其实也没有多充分,贝宁西南部、卡奈姆西部、西北部等地区,都存在大量的空白。

  国内严重缺少高品位的优质铁矿,使得国内钢铁企业这几年越来越注重往沿海地区迅猛展,也使得国内钢企对海外铁矿石的依存度越来越高。

  作为传统铁矿石主要输出国的澳大利亚、巴西,优质的赤铁矿跟磁铁矿主要受三四家级矿企控制。

  又由于国内的钢铁产能展太迅猛了,预计到零八年国内粗钢产量将能占到全球的4o%,铁矿石在大矿商的控制下,离岸价格连年飚涨,迫使国内的钢企、铁矿石贸易商不得不到巴西、澳大利亚之外的地区寻找新的铁矿石供应。

  阿克瓦作为西非地区传统的铁矿石产区,长期以来都有铁矿石开采,主要输往南欧等地的钢铁企业。

  现在国内的铁矿石贸易商、钢企将视野投放到全球,就有人跑到阿克瓦找铁矿石供应也不叫人感到意外。

  不过,整个西非,除了德古拉摩外,其他地方的港口建设太落后,阿克瓦的佩美港最大只能停泊三万吨级的运矿船。

  从西非到中国,太过遥远,三万吨级的运矿船走这么远的海路,平摊到每吨铁矿石上的运费太高,一直以来国内都没有哪家船企愿意走这条航线。

  矿石贸易商跑到阿克瓦,能从当地购买到铁矿石运到佩美港,却找不到矿船运回到国内去,一样白瞎。

  谢思鹏从四月初接触到郭宏亮就琢磨这事,到八月就下定决心直接入手一艘运矿船,将贸易跟运输两头都打通起来,这才会拉许盛找到曹沫出售他们在乔奈金矿的股权资产,千方百计的筹

  去年国内钢铁对海外铁矿石的依赖度达到两亿七千万吨,谢思鹏他们一艘船打足了一年能从阿克瓦运十几二十万吨铁矿石回国,规模可谓是沧海一粟。

  而从国内正在新建或扩建的钢铁产能测量,预计到零八年,一年就差不多需要从海外进口四亿五千万吨才能满足国内钢铁产业所需——不去管之前的存量,仅这接下来两年的新增需求,就高得恐怖。

  而铁矿石贸易,想要做大做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除了购买或签约更多的矿船、保障运力外,还需要跟矿企签署理想的供货协议。

  理想的供货协议,除了合适的价格外,最关键的一点,还是要确保稳定的铁矿石供应。

  现在全球铁矿石供应都比较紧俏,阿克瓦最主要的芒巴铁矿一年也就不到两百万吨的产能,是不愁卖的。

  谢思鹏作为先行者,又抢先自备运矿船,暂时还没有多少人跟他竞争,因此还能从阿克瓦最主要的芒巴铁矿买到足够的铁矿石装船,但他想要跟芒巴铁矿签署稳定的长期供货协议,却难了。

  阿克瓦目前受军政府统治,国内的矿产开采都严格限制外国资本进入,以芒巴铁矿为主的铁矿开采,也都受阿克瓦国家石油及矿业公司直接控制。

  谢思鹏在阿克瓦活动了这么久,不是没有想着努力去打通阿克瓦国家石油及矿业公司的高层关系。

  人家同意签署长期供货,也没有提太过份的要求,就是要求照当前的期货价格,提前支付未来一年供货规模5o%的保证金就行。

  也就是说,谢思鹏倘若希望零七年能保证从芒巴铁矿拿到总计二十万吨的铁矿石供应,只需要缴纳一千万美元的保证金就可以了。

  倘若拿不出这笔保证金,那就对不起了,只能拿现金或有足够信用值的银行汇票及信用证过去现货交易。

  谢思鹏现在除了担心买家会越来越多,更担心拥有足够资本实力的竞争者出现,直接垄断掉芒巴铁矿的供应,那他就会变得极其被动,很可能在铁矿石的整个贸易链里,他就只能赚到那么一点的运费了。

  “你紧巴巴赶到卡奈姆来,原来是赶过来筹资的啊。我觉得行啊,我们跟你合作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将德古拉摩的华商拉过来碰一下,大家凑一凑,应该能凑到一千万美元借给你,就算2o%的利息就可以了……”曹沫开玩笑说道。

  他现在投入一千五百万美元,就有一部分是高息拆借过来的,已经削薄了他到手的利润,而倘若为了跟芒巴铁矿签长期供货协议再大额拆借巨资,每年还要额外支付二百万美元的融资成本,他又何必去吃这份辛苦?

  新海联合钢铁集团,作为年炼钢铁能力逾六百万吨的大型钢铁工业集团,其生产所需的铁矿石全部依赖于海外进口,不考虑到新联钢铁未来几年的新增产能,仅去年总计就进口了一千二百万吨的各种等级的铁矿石。

  谢思鹏就想着,阿克瓦国家石油及矿业公司之所以提出保证金的要求,主要也是担心他这边的供应链不稳定,倘若他能先跟新联钢铁签一份铁矿石采购协议,再拿这份协议跟阿克瓦国家石油及矿业公司谈判,应该能降低对方的要求——

  “恐怕很难,”沈济负责海外投资事业部,对国内大宗商品进口贸易的情况很了解,更不要说新联钢铁跟丁家还有这么密切的关系了,稍作沉吟说道,“新联钢铁的主要供应货,是巴西淡水河谷、澳大利亚必和必拓、力拓等几家级矿企,而且跟这几家级矿企合作已有多年,也早就签署了长期供货协议。新联钢铁不会介意从中小矿商手里收购铁矿石,但签长约的可能性不大。当然,你要是每年向新联钢铁供应的铁矿石能达到两百万吨这个量级,也应该能签到长约……”

  谢思鹏苦笑一下,芒巴铁矿除了跟南欧几家钢企保持长期合作外,这两年新增不少开采规模,每年也就有六七十万吨铁矿石能零散供应罢了,他从哪里凑两百万吨铁矿石供应量去?

  再说了,沈济以及他背后的丁肇强不愿意出来帮忙,他需要先从矿企拿到相应的供货协议,之后新联钢铁才有可能跟他签采购协议,次序是没有可能反过来的。

  “天悦在阿克瓦的业务做得不错,现在佩美港到处都能看到华宸摩托的广告,听肖军说,天悦还打算在阿克瓦收购一座可可种植园,沈总这次过来,就没有打算到阿克瓦走一趟?”谢思鹏也不指望沈济现在就满口答应帮忙找新联钢铁媾和,还是希望沈济能到阿克瓦走一趟,就想着双方是不是能找到共同的利益点,接下来谈合作才更顺理成章一些。

  虽然沈济有参与天悦贸易以下天悦贸易子公司天悦工业的投资,但天悦国际则跟他没有半点关系——而当初科奈罗能源股权交易中归属他的那一部分资金,曹沫也早就从天悦国际秘密转移到他的海外账户之中。

  见曹沫似乎完全无感的喝着冰啤,沈济也只能心里苦笑两下,没可能这时候将黑锅丢出去。

  “要不等德古拉摩的事情处理好,我们一起去阿克瓦走走?”沈济看向曹沫问道。

  “再说吧,有时间就去。”曹沫他知道沈济这趟过来,要谈一些事情,但他不是很确实有必要走一趟,现在也只能含糊其辞的敷衍一声,省得话说太满,谢思鹏纠缠上来甩不脱……/br/br

  如果您喜欢,请把《非洲酋长》,方便以后阅读非洲酋长第二百三十五章 铁矿石贸易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非洲酋长第二百三十五章 铁矿石贸易并对非洲酋长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365真人游戏